阅读历史
换源:

第3509章 无字天书,蕴含天道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0-09 09:28:28|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活不过二十五岁……来自深渊地狱的她,不配向往那道光。

  轻歌唇角噙着笑,摇着扇子行走在降龙领域降落点附近的街道。

  每一次都是如此,在她以为人生有点儿希望的时候,现实会给她当头一击,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两世为人,从未去过天堂。

  上一世孤独而凄惨,死于滑坡。

  这一生身为神罚者,背负着苦难跨坎坷,泪作血往肚里吞,从来不敢怨一声。

  楼兰几人看着夜公子的背影,心里头亦有几分苍凉之感。

  都说公子风流,桀骜不驯像一匹狼。

  然而在这个清晨,公子还是穿着他喜爱的红袍,摇着那把扇,浑身上下却透出了让人心疼的孤寂。

  她在闹市看萧条,笑时眼里只剩下荒芜,早已千疮百痍的钢筋铁骨锻造成了最坚韧的剑,无所畏惧的面对人间万难。

  楼兰忽而感到了窒息,此刻,她很想伸出手去抱抱公子。

  轻歌脚步顿住蓦地回头看,眉峰一皱:“怎么都丧着一张脸?

  本公子还没死呢,你们就等着奔丧了?

  都给我笑。”

  一个一个,笑得比哭还难看。

  轻歌耸了耸肩,摇摇头,这里走那里瞧。

  路过一处转角时,看到两个小孩为了一件事争执不休。

  “我娘亲说了,天域女帝是狐媚之人,靠得都是男人才有了今天的地位。”

  一个穿着粗衣的男孩如是说道。

  一侧的女孩双手掐腰,皱眉,愠怒:“你娘亲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让你娘亲靠个男人试试看,她行吗?

  你知道个什么,我们家女帝若是要靠男人,早就去青莲了。

  你跟你娘一样庸俗,肤浅!”

  “你!你竟敢说我娘!”

  “说你娘怎么了?

  想跟我打?

  你这小身子板,能抗下我几拳?”

  “……”轻歌听到俩人稚嫩的声音,唇角勾着一抹笑。

  适才笼罩于心的阴霾,转眼间烟消云散。

  “你欺负我,我要告诉我娘去!”

  男孩冲了出去。

  女孩冷笑:“你也就这点儿本事了,堂堂男子汉顶天立地,有几个靠娘庇护的?”

  “小丫头,你为何要为女帝说话?”

  轻歌问道。

  女孩看见轻歌,往后退了几步,警惕地问:“你也不喜欢女帝吗?”

  轻歌微笑:“我很喜欢她。”

  女孩松了口气,冷哼几声,道:“当世巾帼不让须眉者,女帝当属第一人,都说千族长白姜女天纵奇才,要我看,女帝的才情在她之上。

  且看吧,再过不久,便是女帝的天下了。”

  “小丫头何出此言?”

  轻歌笑了,好奇地问。

  女孩咧开嘴笑:“这个时代男尊女卑,弱肉强食,一百个人里,只有一个女子能小有威望。

  当年有九娘废除封建规矩,让女子们得以修炼,可这么多年来,只有男人上战场杀敌修炼到无上境地,相较之下女子都是弱势。

  这方面的弱势源于体质,女子躯体终是较弱,扛不住修炼。

  女帝不同,她的出身比高等位面的下等贱奴还低,低等位面的武道文明落后了太多年,她能用二十年的时间达到今日成就,便意味着她的路永远不会停下。”

  “我娘亲说过,一百零八陆里,女帝已经是许许多多女子的信仰。

  有很多和我一样的女孩,以女帝为目标,坚持不懈地努力奋斗。”

  女孩脸上有些灰尘,衣裳缝缝补补,却是精神抖擞,眉飞色舞,眼里的光照亮了轻歌心底的阴暗。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成为了许多人的信仰,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在遥远的一百零八陆,在那些黑暗的角落里,有这么一群人,因她而志高。

  轻歌的心和灵魂轰然颤动,像是被眼前的女孩给震撼到了,才出现的颓废之气旋即便消失不见。

  她的苦难还很多,肩膀的责任重如山,她不能推卸,也不能倒下,只能勇往直前,无怨无悔。

  “你喜欢什么兵器?”

  轻歌问道。

  “刀,我会成为一名刀客,像是女帝那样的刀客!”

  女孩说道:“我喜欢刀,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技法,只需要一刀就能定胜负。”

  周围的人略感诧异,女孩看起来出身不好,面对轻歌等人时却能说得头头是道,不见半点儿慌张。

  尤其是提起刀客的时候,她的身上像是散发着炫目的光,让人再也挪不开眼了。

  楼兰沉眸,着实震惊。

  此女,必成大器。

  轻歌思考了一会儿,从空间宝物里拿出了一把刀,那是她闲暇时炼制的刀,算不得极品宝刀,却也是上乘的兵器。

  至关重要的是,这把刀看起来平平无奇,而且会随着修炼者的实力稳固上升,如此一来,对方也不会因为轻歌所赠的宝刀而引来杀身之祸了。

  轻歌活到今时,步步为营,心思渐而成熟,所做的事,哪怕只是送出一件兵器,也会考虑周全。

  这是一把天青色的刀,刀鞘就是普通的材质,刀身锋利。

  因为轻歌的喜好,刀身很长,略有些弧度,甚至比女孩的身躯还要大。

  “这把刀,送给你。”

  轻歌道。

  女孩抱着轻歌递来的刀,吃力地握着刀柄,将其拔出鞘。

  女孩的眼睛一亮:“这是一把好刀,大哥哥,多少钱?

  我可能买不起,但是我会借钱。”

  轻歌笑了,轻揉了揉女孩的头:“不要钱,送给你的,愿你永远喜爱女帝,秉持着如今的想法和信仰,在刀客这条路上走下去。”

  “不行。”

  女孩摇摇头:“阿娘说过的,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我给你钱好不好?”

  女孩拿出了一本破旧的书,递给轻歌:“大哥哥,这是我爹临死前交给我的,爹说里面蕴含着天道的秘密,我用它来购买此刀如何?”

  她很喜欢这把刀,在刀出鞘的那一刻,女孩便想着要和这把刀,征战往后的路。

  轻歌随手接过那本书,原是不在意,就让女孩图个心安。

  可是,在她碰到这本书的时候,雷巢里的无极剑,竟是发出了剑鸣。

  轻歌再想到女孩说的话……天道秘密……难道是,无极的秘密?

  轻歌随手翻开几页,发现这是一本无字天书,然而她看得真真切切,通过雷巢里的无极剑,能够看出一行又一行复杂而古老的字体。

  这本书太珍贵了。

  “我去他个周老哦……”古龙前辈惊得胡乱说话:“什么神罚啊?

  神罚之人有这么好的运气吗?

  随便看到个女孩,捡到本书就是无极……”就在古龙前辈以为轻歌会把无字天书收下时,轻歌收起了脸上的笑,郑重其事地把《无字天书》归还给女孩。

  女孩疑惑地看着轻歌。

  轻歌蹲下身来,手放在女孩的肩上:“你记着,这本书你好好拿着,不要被任何人抢走,他里面蕴含天道的秘密,我相信你能打开天道奥义的。”

  “真的有天道吗?”

  女孩讶然。

  轻歌点头:“有。”

  轻歌身后,十三皇叔推着轮椅站在柳烟儿的身旁,阿柔小公主坐在轮椅上,清澈碧透的双眸温柔地凝望着轻歌,旋即低头轻笑。

  她曾以为男儿当如皇甫齐那样,把天下最好的赠于她,如今却知,好男儿志在四方,该有浩然之气,心有光而磊落。

  谁能想到,这样的贵公子,竟是那闻名一百零八陆的天域女帝呢。

  小女孩接过了《无字天书》,“大哥哥,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夜无痕。”

  女孩沉思的时候,轻歌带着众人已经离去。

  女孩蓦地抬头,“大哥哥你来自哪里?”

  轻歌摆了摆手,却没有回答女孩的问题。

  女孩握着刀,拿着书,眼中一片坚定,嘴里轻吟:“天……道!”

  精神世界里古龙前辈一阵鬼哭狼嚎,痛苦不已:“那可是天道无极的书籍啊,就连青莲一族都没有,你既是好运碰上了,何不拿走?

  而且你有了一把无极剑,终要修无极一道,若能拿到此书,自会事半功倍!”

  古龙前辈着实看不懂轻歌,分明是个贪财的人啊……轻歌笑了笑:“若我死在二十五岁,那无极天书给了我也没用,倒是那小孩,前途光明,未来可期。

  我既有心赠刀,必是无意要书。

  她全身上下大概只有这本书值钱,才会拿出来与我换刀,那是她父亲临死之前留给她的,我不能要。”

  她有自己的坚持,不论过去多少岁月,不论这个时代有多么的荒唐,她的坚持永远不会改变。

  她是个奸商,是个小人,却也知什么叫原则。

  纵然小人爱财,取之亦有道。

  古龙前辈不知道的是,轻歌在把无字天书还给女孩的时候,施了一点无极之气在女孩的体内。

  至于女孩日后如何,则要看自己的造化了。

  女孩抱着刀回到家中,为病重的娘亲做完饭后,自己在院子里耍刀。

  “既然你没有名字,就叫你夜刃。”

  女孩最开始握不住这把很重的刀,到后面,却是愈发轻盈了,已经能随心所欲地耍刀。

  女孩累得满头大汗潸潸而流,黄昏时分,她盘膝坐在院子里打开那本书,抿唇蹙起了眉……却说轻歌回到客栈后,躺在床榻本要睡去,脑海里却像是一片漆黑无底的世界,骤然间出现了许许多多金色符文。

  密密麻麻的金光符文覆盖着脑海,轻歌仔细看去,倒吸凉气,顿感哗然。

  那是……无字天书的内容!天道!奥义!轻歌只是随手一翻,却没想到无极剑把无字天书里的天道奥义全部记在了雷巢里。

  轻歌猛地坐起,盘着双膝闭上双目,将晦涩难懂的古老符文读了一遍,好在有无极剑帮忙,倒也能读懂一些。

  只可惜,修炼无极之气的最低境地是本源境,轻歌才突破玄灵境,是为一阶玄灵师,需要再破十二个小境地才能打开本源的门。

  良久,轻歌吐出一口浊气,缓缓睁开了眸。

  现在以她的实力,五阶玄灵之下无敌手,犹如砍瓜切菜一样随便杀,只是距离她所想的境地还有很远的路要走。

  她无时无刻都记着,玄冥轩内三十几位通天强者们对她给予厚望,明知紫月花在她的心脏,却没有拿回的意思。

  她的道,即是青莲之道。

  幽族、血族蠢蠢欲动,东陵鳕实力没有找回,靠着玄冥轩前辈和老祖宗留下的底蕴支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