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510章 先皇旧府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0-09 09:28:28|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你想栽培花无泪?”

  古龙残魂问。

  “我说过,她会成为最优秀的锻造师,她还小,慢慢来。”

  轻歌道:“降龙领域的三十座城就先给她玩玩,等我去往千族的时候,也会把她带上。”

  “我看你是想带上那武炮吧。”

  古龙呵呵一笑。

  轻歌干咳了声,被古龙前辈直截了当地戳中了心思颇为尴尬,老脸悄悄一红,干笑着看向了屋内屏风之处。

  有一说一,她确实对那武炮心动了。

  这个时代的火炮诶……珍稀程度堪比凤毛麟角。

  尤其是想轻歌这样的佣兵,曾也当过火炮手,看见花无泪的武炮怎能不心动。

  花无泪如若不是自己人的话,她早就把武炮给劫走了。

  古龙叹气。

  这丫头真是任性。

  三十座城池,就这么让花无泪去玩。

  说得古龙都想离开这暗无天日的精神世界,化为实体追随女帝了。

  此后,轻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留在客栈里面钻研《无字天书》。

  四日转眼即过,轻歌率领三支队伍和血月佣兵坐上了古车前往帝国皇室。

  帝国军队镇守城门前,严格看守,仔细勘察着每一个修炼者的身份。

  勘察到轻歌这一队时,守卫躬身尊敬地道:“阁下,还请下古车,由我等检查身份后再入帝都城。”

  久久不见动静,守卫们面面相觑,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就在守卫还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掀起了古车珠帘,帘后露出一张惊艳的脸。

  “告诉皇甫齐,他无痕爷爷来了。”

  轻歌慵懒说罢,缓缓放下了手,珠帘垂落,她斜卧在软垫上打了个哈欠。

  若在平时,守卫们听到这样嚣张跋扈的话一定会怒火滔天,可这个时候,降龙领域里什么人都有,也不敢发怒,生怕得罪了什么身份不凡的人。

  一个守卫骑马前往太子府禀报此事,皇甫齐得知消息后,春风满面地来到了城门前迎接。

  “夜公子,你可算来了,本宫等你多日了。”

  皇甫齐笑道。

  轻歌在古车内隔着轻轻摇晃的珠帘,冷笑一声,说:“怎么?

  想要检查本公子的人吗?”

  “怎么会呢!夜公子一行不必检查,请随本宫进城。”

  皇甫齐道。

  精神世界内,古龙前辈已经无语了,这皇甫齐压根就是个坑爹的货,被轻歌卖了还笑嘻嘻,若是得知真相,只怕会哭着找娘。

  守城侍卫放行,几辆古车陆陆续续进入了帝都城。

  城前的守卫们皆是拍着胸口大口气,好在他们没有得罪太子殿下的贵客。

  皇甫齐带着几辆古车在太子府旁侧的府邸停下:“夜公子,此乃先皇旧府,极尽奢华,若是不嫌弃的话,便在此住下。”

  “嗯。

  封王的事,可与国王说了?”

  轻歌问。

  皇甫齐脸色一变,很显然,他只把赤龙果交给了国王,封王和三十座城池的事根本就没提。

  “夜公子放心,这件事我会告知父王的。”

  皇甫齐道。

  “今晚给本公子答复,否则,拿你们的人头来见。”

  “是……”皇甫齐退了下去。

  柳烟儿轻笑几声。

  这皇甫齐还真把歌儿当成幽族妖殿了。

  柳烟儿和轻歌走下古车准备进入先帝旧府时,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缓慢地侧过头去,却见贺兰春一袭浅红长裙梳着高高的发髻立在太子府邸前的石狮旁侧。

  贺兰春柔若莲藕的手轻扶高大威仪的石狮,一双含情脉脉眸,深深地注视着柳烟儿。

  两两相望,尽在不言中。

  此时无声胜有胜。

  两行清泪落下,贺兰春笑着拭泪,眼眸始终望着立在古车旁的柳烟儿。

  柳烟儿看她,心口微微发疼,伸出手,抬步往前走,手凝在半空,眼里满是痛苦之色,终是垂下手走进先皇旧府。

  贺兰春泪如雨下,耳畔却是响起了一道声音:“贺兰,等我。”

  贺兰春蓦地看向先皇旧府,只见柳烟儿斜靠门楣,在夜色里遥望着她。

  柳烟儿笑了笑,而后走进先皇旧府里。

  贺兰春停止落泪,微懵,旋即笑靥如花。

  “太子妃,夜里凉,你怀有身孕,该回房歇息了。”

  婢女如是道。

  “嗯,好……”贺兰春一步三回头,频频看向府门外,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都是那一道绝世无双的身影。

  先皇旧府。

  柳烟儿一进入里面就扶着龙释天干呕:“真他娘恶心,恶心死爷了。”

  龙释天幸灾乐祸的笑:“那贺兰春似乎对你动了真心?”

  “可别。”

  柳烟儿翻了翻白眼:“可怜爷一世英名,最终却被恶心死了,你说气不气?”

  “着实心疼。”

  龙释天拍拍柳烟儿的肩:“刘兄是个壮士,佩服,佩服。”

  柳烟儿猛然瞪向龙释天:“落井下石?

  好啊,改日非要让你尝尝这种滋味。”

  龙释天吓得面色煞白,“真他娘狠。”

  ……第二日正午,降龙国王专门宴请轻歌的三支队伍。

  轻歌出发时两眼惺忪,一副没睡够的样子。

  昨夜她读无极剑窃取的无字天书,一读便是一整晚,更纳闷的是,她还一无所获。

  “无泪,跟我去皇宫。”

  轻歌道。

  花无泪轻咬了咬唇:“我现在是罪女。”

  “有本公子在,谁敢治你得罪?

  跟我走。”

  轻歌走在前方,花无泪犹豫许久,终是跟上了轻歌的步伐,上了停在先皇旧府门前的古车。

  皇甫齐带着贺兰春上古车,瞧见轻歌,殷勤地前来行礼:“夜公子,昨夜如何?

  是否好梦?”

  “什么鬼地方,睡得一点儿都不踏实,你们先皇是不是死不瞑目,前来索命啊?”

  轻歌怒气冲冲地道。

  皇甫齐:“……”在这片土地,恐怕也就夜公子敢诋毁先皇。

  “公子若是睡得不舒适,等到了晚上给公子找找乐子。”

  皇甫齐道。

  十三皇叔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小公主走出,小公主听见皇甫齐的话,黛眉轻蹙,唇角掀着嘲讽的笑。

  “太子殿下,这就不必了,夜晚有我陪着公子,你的乐子,就罢了吧。”

  小公主道。

  轻歌看见小公主,眉间的阴郁气息登时消失,前来把小公主抱上古车:“早便入了秋,降龙帝国的寒气重,也不知多穿一些。”

  “有公子在,阿柔的心都是暖着的,何须那些衣物避寒?”

  靠在轻歌怀里的小公主,眉眼温柔,笑时如画。

  服用了赤龙果后,小公主的面色渐渐红润不再苍白,干涸的唇也有了颜彩,倒是有了几分国色天香。

  她是温婉的,小小年纪不像其他少女活泼可爱,端庄温柔,如同江南烟雨里的一抹倩影。

  看见她的笑,皇甫齐的心一瞬间像是没魔爪死死地扣住了,丝丝酥麻酸痛的感觉从心口蔓延到指尖。

  他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追随着她,被遗忘的过去也历历在目,她擅琴,琴音能洗涤阴暗。

  她亦爱作画,最爱画太子哥哥和皇姐了。

  她的棋术,甚至超过了无量公国和降龙领域的超品棋师。

  贺兰春远远不及她的才情……他始终记得,阿柔十岁那年,宽衣解带,青丝垂下,她清澈的眸凝望着他,饱含了太多的感情。

  他说:阿柔,我会对你好的,日后你就是降龙的王后,我的太子妃只有你。

  阿柔,我爱你,我的命都是你的。

  请相信我,我绝对不会弃你而去。

  ……皇甫齐的心脏越来越疼,阿柔的古车和夜公子渐行渐远。

  皇甫齐眼睛微微发红,紧紧地攥起了拳。

  “太子,我们该走了。”

  贺兰春提醒道,眼角余光悄悄地看着柳烟儿所坐的那一辆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