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515章 事关她的命星劫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10-09 09:30:35|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疯子!这女人就是个疯子!上官睿如何也想不到沐卿雪为了扳倒他,连自己的名声清白都不在乎。

  他聪明一世,奈何毁在了一个疯女人的手中。

  下.身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感,上官睿想到自己已经不是一个完整的男人,顿时昏死晕厥。

  血泊之中,上官睿满身伤痕倒下,从头到脚就没有一块好肉了。

  沐卿雪呼出一口气感到了痛快,她哪里还在乎那点儿清白,从诚惶诚恐到今日的同归于尽,她不知经历了怎样的绝望深渊。

  她背对着众人,挺起脊背而笑,仰头看了眼天,温暖的阳光穿射过秋风洒在她的身上,却不知为何,她感受不到丝毫的炙热,四肢反而愈发的冰冷了。

  像是寒冬腊月的一场雪,纵然是夏日的阳,也无法让她找回温热的血了。

  沐卿雪苍凉而笑,将烈火鞭整理好,缓缓地转过身去走至丁香夫人的身旁,把烈火鞭还给了丁香夫人。

  “公主,谢谢你。”

  沐卿雪道。

  偌大的上官府,只有丁香夫人为她着想。

  “贱人!”

  上官府的二公子冲过来,一巴掌打在了沐卿雪的脸上,愤怒地质问:“你为什么要勾引我的父亲,为什么要破坏我的家!”

  沐卿雪眸光微闪,脸颊红肿了一大片,她看着二公子却是笑了起来:“因为他是你的父亲,我与你毫不相干,所以他是人,而我畜生不如。”

  二公子对上沐卿雪的眼神,皱起眉头后退了几步:“你就是个贱人!”

  沐卿雪笑道:“希望你和你的父亲不是一类人,否则上官睿的今日,就是你的明日。”

  “卿雪,你回到天域吧,这份委屈我会补偿你的。”

  丁香夫人说。

  “补偿就不必了,卿雪恩谢公主,上官府只有公主是个有心的人。”

  沐卿雪说罢,动了动身,还是走向了灵虚匠师。

  啪!一掌打下。

  “卿雪,为师对你太失望了,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灵虚匠师质问。

  沐卿雪两侧的脸颊都有着明显的手掌印,嘴角溢出一掠血迹,却见沐卿雪拿出了一把匕首。

  灵虚匠师皱眉,不知沐卿雪何意。

  沐卿雪干净利落地削断了一截小指,“师父栽培之恩,卿雪一直铭记于心,奈何情分到头,这一截小指是回报师父的恩情,从此,我与灵虚一道,再无瓜葛。”

  沐卿雪丢掉匕首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再缓慢地起身,撕下一截布料用来包扎断指的伤。

  她等了很久很久,师父从未关怀过她。

  刺她最深最狠的那把刀,不是来自于上官睿,而是这个她敬爱的师父。

  断指的那一刻,是疼的,刀刃裂开皮肉骨骇,实在是疼,可她从来没有一天像现在这样的痛快。

  “站住!”

  灵虚匠师喊道。

  沐卿雪背对着灵虚匠师,无所顾忌地往前走。

  路过轻歌身旁时,轻歌将一瓶止血药递给了她。

  沐卿雪停下了脚步,侧过头看向她,对视许久,她把药瓶收下。

  “别用恶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那对你来说,太不公平了。”

  轻歌说道。

  沐卿雪心脏一颤,萍水相逢的一位公子都知她的怨恨和委屈,为什么师父明明知道,却袖手旁观,冷眼看她在火坑里生不如死呢?

  沐卿雪凄冷一笑,离开了这是非之地,背影清瘦,越走越远,遥遥看去弱不禁风。

  轻歌神情恍惚,不由想到在青月学院在明远山庄时,沐卿雪盛气凌人,明媚生辉。

  彼时,何曾想过此刻的狼狈凄惨?

  世事变化,总是叫人措手不及。

  轻歌亦是想到了算命师的话。

  此刻的她风光无极,二十五岁的时候,是人,还是坟呢?

  忽而,轻歌笑了,摇开扇子,洒脱恣意。

  是人是坟很重要吗?

  还有五年,谁说她不能逆天而行呢?

  花神殿的宴会,大概就这样结束了,因为上官睿和沐卿雪的事过于羞耻,降龙国王早早地走了。

  虽说王宫消息封锁,但是一日之间还是传遍了全城,上官睿禽兽行为连儿媳都不放过,丁香夫人一怒之下将其休了。

  上官睿被烈火鞭打得失去了半条命,上官府邸的牌匾被丢掉,成为了丁香夫人的公主府。

  这原先就是她的公主府,只不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如今她孤身一人,自要有公主的高傲。

  上官睿躺在床上悔不当初,嘴里骂骂咧咧不停地诅咒沐卿雪下十八层地狱。

  先皇旧府,夜色撩人,一道身影飞掠而来,摔在了轻歌的门前。

  正在看无字天书的轻歌走过去将门打开,看见一身是血的沐卿雪,沐卿雪左侧胸膛插了一把剑。

  “救,救我……”轻歌看了看四周,而后把沐卿雪带进来,轻放在榻子上。

  先皇旧府的外侧,一群蒙面人停在此处,面面相觑,问:“这是夜无痕公子的居住地,现在该怎么办?”

  “撤!不要惊动夜公子,他是降龙贵客。”

  “撤!”

  屋内,轻歌拔出沐卿雪的剑,再将药粉洒在沐卿雪的伤口上。

  “好在距离心脏有所偏差,否则你便没命了。”

  轻歌双手染着沐卿雪的血,配出了丹药喂给沐卿雪。

  “是王后的人。”

  沐卿雪唇色发白,干裂:“我毁了上官睿,她也想毁了我。”

  “你师父呢?

  何不寻求他的庇护?”

  轻歌问道。

  “他只会比任何人都想杀了我,何来庇护?”

  沐卿雪咳嗽数声,吐出了鲜红的血。

  “日后,你打算怎么办?”

  轻歌问道。

  “我想死。”

  沐卿雪说:“我现在活在世上的每一日都是痛苦的,但我不能死,我不能。

  灵虚和沐如歌还没死,我怎么能死呢?”

  轻歌给沐卿雪盖好了被子:“你在这里休憩,暂时没人能动你,你养好伤吧。”

  “夜公子,我听说了,你说过要带那个虎子去见女帝,你能带我去见女帝吗?”

  沐卿雪道:“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告知女帝,事关她的命星劫。”

  轻歌缓缓抬起眼皮,声音忽而变得空灵清冽:“沐卿雪,你是想见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