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39章争做王后?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第460章生来荒唐,死得窝囊

  “夜轻歌,你这个婊砸,疯子,贱人。”

  “愿你所出,世世为奴,世世为妓。”

  “你这个狠毒的恶妇,会遭天谴,永世不得超生。”

  “……”

  不堪入耳的毒辣话语仿似瓢泼的雨,来势凶猛。

  漫天的血魔刃阻挡着他们逃亡,侍卫们心惊的站在一侧,不敢多言,云月霞冷冷的看着面容狰狞的这些人,嘲讽一笑。

  轻歌背对着他们,缓慢的转过身来,眸光轻瞥了眼领头的侍卫,“我听说青石镇外有一处蛇窟,汇聚百种剧毒之蛇?”

  领头侍卫道,“的确,青石镇外的蛇窟藏在密林里,蛇有剧毒,一旦掉进了蛇窟,实力再高的人都无力回天。”

  说罢,侍卫瞠目结舌,呆若木鸡,发寒的看着轻歌。

  难道,她是想把这些人放进蛇窟?

  “都丢进蛇窟吧,死了之后坟墓也浪费土地。”轻歌残笑。

  领头侍卫五脏六腑都散发出了冷气,不仅是他,其余人也都惊骇不已,不相信这是一个十几岁少女会说的话,该有的手段和心思。

  阴狠,残毒。

  “没听见?”见侍卫都愣着,轻歌再道了一声。

  领头侍卫喉结滚动了下,“夜姑娘,这……”

  “若你想救他们,也行。”轻歌动容的话让侍卫一喜,只是她接下来的话像是一盆冷水狠狠浇了下来,“只要你们代替他们去蛇窟,我就放过他们。”

  侍卫们大惊失色。

  领头侍卫脸色煞白,他看着轻歌的侧颜,绝色,倾城,冷艳,偏生蛇蝎心肠。

  深呼吸了一下,领头侍卫将鞘中的剑拔了出来,“去蛇窟!”

  登时,其余侍卫们也都拔出了兵器,包围这一百零七人,逼迫他们去青石镇外的密林蛇窟。

  四周,血魔刃翻飞,随时放出致命一击。

  云月霞看着侍卫们,摇了摇头。

  人,往往如此,一旦牵扯到自己的利益和生命,平日里的朴素善良立即狰狞成恶鬼,换上一副谁也没见过的嘴脸。

  一百零七人,害怕着,颤抖着,推推搡搡,叫骂着——

  “夜轻歌,你这个有爹生没娘养的野杂种,畜生!”

  “心狠如你,被浮生境主抛弃,也是活该。”

  “夜轻歌,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你最好别死,我会在地狱里等你,剥皮抽筋,吃了你!”

  “……”

  慢慢的,声音就小了。

  远方还有吵杂的声音,骂的尤其难听,垂死挣扎着,男人女人们,脸色白如纸,煞白的颜彩在这永夜里,活像一具具僵尸。

  骂至最后,他们累了。

  轻歌如常。

  “夜轻歌,我求你,不要杀了我,我还有妻子儿子,我不想死啊。”骂声,成了乞求。

  其余人的心理防线,也都被攻溃。

  “我还有个年过八十的奶奶,我是她唯一的亲人啊,难道要白发人送黑发人?她会受不了的!”

  “我才新婚,肚子里还怀着孩子,还有在外养家糊口的丈夫,夜轻歌,你不能这样对我,你发发善心,放过我们。”

  “我们究竟做了什么!你才会这样对我们!”

  “……”

  轻歌坐在椅子上,挑了挑耳朵,眸光氤氲着凉薄之色。

  他们有家人亲人舍不得离开的人,她也有。

  他们能狠下心对姬月出手,她为什么就得心软?

  “夜轻歌,你就是一条狗,连狗都不如!”

  “……”

  这些人见乞求没有效果,干脆痛快的骂了起来。

  轻歌抚了抚额,满脸的疲态。

  云月霞走上前,站在椅子后边,双手穿过椅背两侧,放在轻歌脑袋上,细细的揉着太阳穴,当骂声响起时,她双手手掌轻捂着轻歌的耳朵,不想让她听这些污言污语。

  富贵堂三楼过道紧闭窗户被人拉开,徐旭东站在边沿处,临风而立,白袍裹身,眺望着镇长府。

  她要杀人!杀一百多个人!

  过程中,她却不让富贵堂插手。

  她情愿自己背负累累骂名,也不想让富贵堂被人骂白眼狼忘恩负义。

  适才,轻歌交代云月霞,云月霞便快速到了徐旭东跟前与他说,回富贵堂,不要插手这件事。

  至于白纸上写着的人名,用地图标记出来就好。

  城外的密林,一个个血肉之人被退进了蛇窟之中,一条条巨大的蟒蛇在蛇窟底下吐着蛇信子,幽然的双眼发出了阴森的光。

  蛇窟之上的,都是他们的猎物。

  侍卫们于心不忍,几个平时做尽坏事自认为大难临头也不会变脸色的女人们吓得哇哇大哭,寒毛倒竖,趴在蛇窟边沿干呕了起来。

  其中有个侍卫和这女人有几分交情,他扶着女人站了起来,认为在夜轻歌看不见的地方,悄悄的带一个人走,不成问题。

  只是他才扶着女人往后走了几步,旋飞于半空之上的血魔刃立即掠下,万刃穿心!

  血味扩散,蛇窟里的群蛇欢跃,激动。

  其余侍卫见此,震悚不已,不敢再有小心眼。

  虽然他们不忍,可为了自己的小命,也得把这些人推进蛇窟。

  一百多人被相继推进蛇窟,惨叫声淹没在群蛇之中,不绝于耳,在午夜时分听来,更是心跳加速,怕做噩梦。

  黎明破晓,晨光熹微。

  次日的清晨,一百零七人,都死在蛇窟里,甚至连尸骸都寻不到。

  血魔刃颜色变淡,消失。

  侍卫们累的满头大汗,却不敢在这孤魂野鬼嘶吼的地方休息,齐齐往青石镇跑,伴随着东方欲晓,那一轮朝阳燃烧着万丈日光,强力炽热的光芒,将世间阴暗的一面折射于地底。

  蛇窟里群蛇蠕动,密林外的杂草丛生,青石镇遍地哀嚎。

  镇长府灰白,侍卫疲倦,富贵堂大门一关,双耳不闻窗外事。

  而对于青石镇来说,那个修罗般的白发少女,宛如恶魔,一夜之间杀了一百零八人,更是让青石镇镇长青柳以一种常人难以接受的屈辱死法,死在了男人的身下。

  死时,白花花的身体被人丢在冰冷的街道上,无人管,无处归,自生自灭。

  清晨的曙光照耀在她身上,báinèn的身体上尽是青紫的痕迹,遍体鳞伤,皆是撕裂的伤口,撕裂的痛。

  有些人,生来荒唐,死得窝囊。

  ps:bzjv,每个代金卷仅限前100个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