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63章阴魔命格星!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第484章死神网

  洛丽塔,第十一层。

  轻歌步履蹒跚,每往前走一步,脊背上所受的压力便重了许多,她咬紧牙关,攥着双手,突地问:“小月月,后天是不是你的生辰?”

  虚无之境,姬月眸光跳动,旋即喜道:“看来娘子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为夫。”

  轻歌:“……”

  姬月一笑,百花嫣然,他抱着火焰龙,狠狠的揉捏了几下,甚至在其脑袋上啵了一下,火焰龙头晕阵阵,眼冒金星,却见姬月朝着旁侧呸了一口,“何方来的小畜生,脏了本座的嘴,待会儿怎么啵我家歌儿。”

  火焰龙:“……”

  轻歌欲哭无泪,风中凌乱,不过,虚无之境好似比以前有了些生气,也热闹了点,不再是冷冷清清阴阴森森的了。

  她想起了那日的春雪,他耗尽储存了十多年的力量,抱她去群山之巅看日出,召唤出海市蜃楼春日大雪。

  姬月生辰的具体时间,也是他告诉她的。

  当初离开西海域凤凰山回到北月王朝后,明日香与她说过梅卿尘的生辰,正在轻歌为梅卿尘生辰苦恼时,小狐狸拽着和自己身体一般大的狼毫笔摇摇晃晃的站在宣纸上歪歪斜斜的把自个儿的生辰时日写上,惹了一身的墨。

  它不止写了一张,写了成百上千张,贴在风雨阁的每一处,随处可见,那段时间她都快要疯了,让人把这些纸处理掉后不久,又有无数张纸出现,轻歌想不记住都难。

  轻歌还记得,那日夜青天来风雨阁看望她,迎面一张纸盖在了夜青天的脸上,夜青天铁青着一张老脸把纸拿了下来,低头看去,是个日子。

  夜青天问轻歌这是咋回事。

  轻歌说,以前养的狗的忌日,甚是怀念。

  夜青天一直疑惑着,是他老年痴呆了吗,他怎么不记得夜轻歌还养过狗,不过轻歌胡乱扯了几句此事就算糊弄过去了。

  反倒是姬月,因轻歌把他比作狗,气了好些天呢,直到轻歌安慰他说一定要给他一分最好的生辰礼物,姬月就眉开眼笑了。

  在她面前,他总是这么满足。

  轻歌呼了口气,想起了永生石里英武侯说的话,洛丽塔第十三层,有个宝贝。

  咔嚓——

  骨头,折断!

  灵气压迫汇聚在她脊背上,凶猛的往下压,洛丽塔第十层的时候轻歌的身体遭受了针芒席卷,她拼命的直着腿,此时大殿灵气突然压下,竹棍般的双腿蓦地折断,膝盖骨断裂,泣血疼痛延伸至身体的每一个地方。

  轻歌咬唇,鲜血沿着的贝齿流下,猩红,妖冶,美艳如画。

  姬月皱眉:“回去。”

  轻歌拒绝。

  姬月准备帮忙,轻歌再拒绝。

  姬月不解,恼羞成怒,一巴掌狠狠的拍在火焰龙的脑袋上,怒道:“已经到了洛丽塔十一层,为何不回去?”留在这里平白无故的遭受这些苦痛。

  火焰龙:“……”压榨它就算了,如今它还成了出气筒。

  轻歌沉吟片刻,笑道:“走,带你去塔顶看看风景。”

  她以灵气续住膝盖骨,继而迈开腿往前走。

  姬月:“……”

  忍受这般痛苦,就只为了去看风景?

  姬月不信。

  他不明白轻歌为何非要去塔顶不可,他的轻歌,不是为了逞强让自己受一身伤的人,她懂得量力而行。

  他想了很多,还是无法理解,那是因为他没有想过自己。

  轻歌对他一点好,他就满心欢喜的放在心窝子里,只知道付出,却从未想过要回报,也不舍得去要。

  此时,轻歌走至了第十一层的中央,当她脚下的软靴接触地面时,暗黑的殿宇颤动了一下,森然幽幽的气息密布每个角落,黑之裂缝,从天顶沿着墙壁蔓延而下,再从地面的四方,往中心迅速扩散,紧逼着轻歌。

  当这些裂缝逼近到轻歌一步开外时,丝丝缕缕的黑色裂缝,突地脱离了地砖,拔地而起,在轻歌头顶半空缠绕成一张巨大的网,轻歌站在巨网之中,网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紧缩着,散发着死亡的压迫。

  轻歌动作猛烈的扯下一块衣袖,往黑网上丢,当黑网碰触到半截衣袖时,发出嗤嗤的声音,不过一瞬的时间,衣袖仿佛被滚烫的温度灼烧了一般,噼里啪啦的蜷缩,从这面跃至那面的网上,化为烟灰。

  轻歌眸光微沉——

  她抬眸看了眼十二层的门,还有两重,她就能到洛丽塔的塔顶,拿到那个东西。

  可前面十来重加在一起,都没这最后两层的难度大。

  “回去。”姬月怒,“第十一层我还能控制住,十二十三层有多恐怖不好说,我护送你回去,你若想去高处看风景,我能带你上九霄云层。”

  妖王之力自姬月体内蔓延而出,包裹着轻歌。

  轻歌黑眸深邃,声音冷淡,“我要上去。”

  姬月见她决然执着,头疼。

  他坚信着,她要去,自然有她的想法,他要做的,只是保驾护航而已。

  黑色的网,不断的缩着,轻歌所处的空间,愈发的小,似要勒着她窒息而死。

  轻歌眸光凛然,没有丝毫的畏惧,她伸出手的刹那,明王刀出现,刀身震动,漫天的星辰光影在黑暗中清晰明显,凝为实质,化作利刃,欲要割开这张黑色大网!

  洛丽塔,第一重。

  塔门流光上的红点站在第十一层的中央停住,光滑平面的四周突地出现了黑色颜彩,晕染开,覆盖了整座殿宇,围剿那一粒势单力薄的红点。

  众人震愕,这是怎么一回事?

  “夜轻歌触动了死神网!”

  说话之人是轻纱流离,轻纱流离虚眯起眼睛,看着在塔门流光上深深晕染开的墨色颜彩,五脏六腑里都涌动着快意。

  死神网触发,非死即残,她怎能不痛快?

  适才见出来的是虞姬时,她整个人都呆住了,不敢相信走上十一层的那个人会是夜轻歌。

  “轻纱学姐,死神网是什么?”绿瑶瑶问。

  众人都看向轻纱流离,显然也想知道问题答案。

  后侧红衣,冷冷的看着轻纱流离,“这女人真是不怕事大。”

  何之熊闷哼了一声,“洛丽塔测试过了第七重的人才有资格知道死神网,她也敢说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