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491章胎死腹中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第512章他是空虚

  姬月温柔的抱着她,一面往房间里走去。

  轻歌的视线还流连于那两扇紧闭着的门上,脑海里回响起了那个老人的话——坟墓的世界。

  屏风、阎碧瞳、求救、凶兽、吃人、孤独的老人。

  轻歌忽然想起来,她打开门的时候,那个老人还是个年轻貌美的小伙子,当他看向她之际,皮肤老化的很快。

  越想,越是头痛。

  姬月抱着她在锦被里休眠的时候,她连做梦都是那个人变老的场景,过于诡谲,也过于恐怖,好在姬月一直抱着她,让这一睡,可以安详。

  醒来后,轻歌去了明月殿找安溯游。

  明月殿前,轻歌站在南河桥上,看见了从明月殿出来的虞姬。

  轻歌眸子变冷,虞姬笑靥如花的看着她,“五行测试,夜姑娘可要好好努力才行。”

  轻歌直接忽视掉虞姬,走进明月殿,彼时,安溯游正坐在榻子上看小黄书,听见脚步声,以为是虞姬又回来了,不耐烦的道:“你说老夫都已经同意了你还要……”

  脑袋从小黄书里抬了起来,当看见轻歌的脸时,嘴里的声音戛然而止。

  安溯游暗骂了自己一句,这会儿无虞和石钟海都在处理太极殿五行天赋测试的事情,也没人会找她,估计就一个虞姬会过来,毕竟,因为那晚明月殿绿瑶瑶轻纱流离的事情,安溯游和轻歌之间的关系又尴尬了些。

  也怪他看小黄书看的太认真了些。

  轻歌听见安溯游的话,心里寒了几分,果然,安溯游和虞姬之间是有联系的,这回虞姬来找安溯游,必定商议了什么事。

  轻歌不知道虞姬安溯游二人之间有什么交易,但第六感告诉她,这件事隐约与她有关系。

  “轻歌,怎么过来了?”安溯游顺手把小黄书塞进了榻子下面。

  轻歌脸色有些僵硬,她抱着小狐狸走了进来,也不废话,直接进入主题,说出自己来此目的,“我想看四长老空虚的画像,有吗?”

  不错,她怀疑坟墓世界里木屋内的那个男人是空虚。

  “空虚的画像?”

  安溯游皱了皱眉,摇头,“空虚不喜欢别人画他,老夫和无虞偷偷画了一张,空虚死后,这唯一的一张画像着了火。”

  着了火……

  轻歌紧蹙着眉,没有画像的话,坟墓世界里的男人和空虚是不是同一个人,就不得而知了,毕竟,这只是她的一种臆测而已。

  安溯游见轻歌有些懊恼,便道:“老夫能画出来。”

  轻歌双眼蓦地一亮,没想到这老头儿深藏不露,还会画画。

  言至此,轻歌突地想起来自己的画画技术,当初组织让她们从死口下逃生的一些孩子学习东西的时候,画画就是其中之一,古武格斗催眠术诸如此类的她都是全能第一,唯独画画搬不上台面,画出来的东西简直不堪入目,曼珠沙华都能画成一坨屎。

  本来,要各项指标都要及格才行,缺一不可,不过组织见她其他的成绩过人,对画画真是没有天赋,便也达标了。

  轻歌收起思绪,往安溯游看去,安溯游站在一张桌案前,手里拿着墨笔,铺平了宣纸,在一张宣纸上龙飞凤舞落地生花,浓郁的墨水晕染开来,看似无厘头的节奏,实则到了最后一笔结束,才有些眉目,安溯游将墨笔悬挂了起来,再掀起宣纸,往轻歌那侧丢过去。

  轻歌接过宣纸,拿来一看,宣纸上是大片大片的墨水,什么都没。

  安溯游道:“用灵气把墨水烘干。”

  轻歌:“……”

  战斗修炼的灵气何时用来烘干墨水了,简直是暴殄天物。

  饶是如此,不过轻歌还是默默的把灵气从丹火里牵引了出来,灌溉在泼墨的宣纸上,烘干墨水。

  逐渐的,奇迹出现了,宣纸上的墨水慢慢干了,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出现在轻歌的视野之中,轻歌看着这张脸越来越清晰,直到墨水全部烘干了。

  轻歌手指颤动,画有空虚之容的宣纸落在了地上,安溯游一把捡起宣纸,抬头不解的看着轻歌。

  轻歌抿唇,脸色苍白,这张画像里的男子,和坟墓世界古屋里敲打骷髅头老人变老之前的俊美容貌,一模一样!

  是的,坟墓空间里的男人,是空虚。

  只是,空虚和阎碧瞳有什么关系?为何会有那么多她的屏风?

  “为何焚月殿内会有我娘亲的屏风?”轻歌问。

  安溯游以为轻歌问的是被绿瑶瑶毁坏掉的那一面屏风,便道:“当年空虚爱慕你娘亲,他来自落花城,与你娘亲门当户对青梅竹马,可惜的是你娘亲离开落花城四处游荡后遇见了你爹,一心相许至死不渝,空虚心灰意冷,一怒之下把头发全都剃光了,想去当和尚,不过在他去寺庙之前,空虚母亲拿着自己的命威胁他,不让他去,空虚无奈之下,离开落花城,来了迦蓝,他擅长做屏风,在你们看来那仅仅只是观赏的屏风而已,甚至老夫和无虞几个也都看不懂其中的名堂,但若是空虚在的话,他能摆出阵法,以屏风杀人。”

  提及当年的师弟,安溯游的脸上浮现了一层哀伤之色。

  空虚是为了迦蓝的存活,当众自刎的,血一样的画面,他致死都忘不掉。

  轻歌眸光闪烁——

  空虚喜欢阎碧瞳,又擅长屏风阵法,故此会在屏风上画阎碧瞳。

  她不懂,不懂在那个坟墓世界里,怎会有阎碧瞳的声音,会求救。

  难道是幻觉?

  不,不是的。

  安溯游的话,再一次的把轻歌的思绪拉了回来,“轻纱流离的事情,你不要怪我们几个。”

  闻言,轻歌眸光一寒,“迦蓝都是几位长老的,轻歌只是个晚辈而已,怎敢怪罪你们?”

  安溯游嘴角抽搐了几下,这厮还不敢怪罪,那日晚上,不知是谁指着迦蓝大长老的鼻子说人家眼睛瞎了脑子残了。

  安溯游苦笑,他这是收了一个怎样不得了的徒弟。

  不过他见轻歌保持着刻意的疏离,犹豫了会儿,抬起手,指尖释放出灵气,关上了明月殿的两扇灵光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