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548章一路走好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第569章他的蓝姑娘

  路燃殴打路颖儿,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路颖儿用手护住脑袋,路燃还是一脚踹在了她的脸上,恰好,脚尖踹到了路颖儿受伤的眼,白色的纱布里登时晕染开了猩红的血。

  路颖儿哭喊着让路燃住手,黎恩阳冷冷的在一旁看着。

  路燃突地发狂的朝路颖儿的小腹踹去,直到路颖儿下体处,蔓延出鲜血。

  路燃依旧没有停止的意思,晏院长看不过去,走上前,阻止了路燃,把遍体鳞伤的路颖儿扶了起来。

  路颖儿起不来,双手捂着肚子,眼睛瞪得很大,嘴巴张开,喉咙深处发出歇斯底里的凄惨喊声。

  她的孩子,未出世的婴儿,被活活打死了。

  晏院长皱眉,“路燃,你疯了?”

  路燃愤怒不已,降龙学院和驯兽岛的关系已经岌岌可危了,他只能靠路颖儿黎恩阳夫妻俩人为纽带捆绑驯兽岛。

  当初路颖儿与黎恩阳成亲时,驯兽岛岛主说了自家儿子那方面有问题,路燃是知道的,但他没跟路颖儿说,怕路颖儿接受不了。

  这件事情,是路颖儿婚后发现的。

  黎恩阳不举,他的妻子路颖儿却怀孕了,只能说路颖儿不贞。

  驯兽岛岛主若是知道这件事情,只怕会让黎恩阳休了路颖儿,路燃看似是在教训路颖儿,其实是在挽救路颖儿的婚姻。

  路燃发怒时,也在观察黎恩阳,黎恩阳只是在一旁看着,并没有要劝解的意思。

  路燃思索,看来黎恩阳还没解气。

  “晏院长,这是我的家事,你最好不要插手。”路燃怒道。

  晏院长看了眼路颖儿,又看了看路燃,最终离开。

  这是家事,他是外人。

  路颖儿惧怕不已,她拽住晏院长的衣袖,满头大汗,扬起苍白的脸,声音发颤,“救……我。”

  小腹绞痛,血液不止的流。

  孩子,没了。

  晏院长狠心的走了,清官尚且难断家务事,他没资格救路颖儿。

  晏院长的衣袖,逐渐脱离路颖儿的手。

  轰——

  路颖儿的侧脑,被路燃拽起的一根粗壮木棒狠狠撞击了一下。

  “啊。”

  路颖儿痛苦的大叫。

  路燃把手里的木棒丢在地上,走上前来,又一脚脚的踹着,专注路颖儿的小腹。

  他必须要弄死这个孽种。

  “岳父大人,再打下去,颖儿会扛不住的。”黎恩阳走上前来。

  虽是疼惜的话,看着路颖儿的双眸里,却是无情的。

  路燃停止了踹人的动作,他一直在等,等黎恩阳出口阻止,这样说明黎恩阳原谅了的路颖儿的不贞。

  黎恩阳把路颖儿抱起来,路颖儿的眼睛却注视着李富贵。

  李富贵,从头到尾,就没正眼看过她。

  她听见了心裂的声音。

  黎恩阳把路颖儿放在担架上,对还在恍惚中的张医师说,“快给颖儿疗伤,看看孩子能不能保住。”

  张医师如梦初醒,连忙过来,诊断了下,说,“路小姐的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黎恩阳冷冷的看着路颖儿——

  众人都不明白,路燃为何要打路颖儿,对自己的亲生女儿都下得去手,连孩子都打没了。

  因泥石翻腾,迷雾鸟久久不去,十大学院的人只好呆在迷雾之森的wàiwéi。

  时至半夜,一头凶兽气势冲冲的从迷雾森林里冲了出来,满身是血,凶兽的后面,跟着一名男子。

  男子一手执剑,一手搂着一名女子,身轻如燕,踩着秋叶几起几落。

  男子俊美无俦,玉树临风,月牙白的衣裳晕染开了雪的痕迹。

  女子着淡蓝衣裳,身材纤细消瘦,眉眼如画,是一种大家闺秀温柔典雅的美,三千青丝只用一根朴素的木簪半挽,水嫩的脸不施粉黛,足以让六宫无颜色,似误惹人间的精灵,羊脂玉的皮肤吹弹可破,十根春葱玉指环着梅卿尘的脖子,黑眸如水,氤氲着秋日的凉气。

  腰肢是脆弱的,不堪一握,也不堪一击。

  她被梅卿尘搂着,用不上力。

  半空之上,脚踩落叶,梅卿尘将手里的长剑朝凶兽刺去,长剑贯穿了凶兽的头颅,梅卿尘动作温柔的伸出另一只手,横抱着蓝芜,潇洒安稳的落在地上。

  看见轻歌时,梅卿尘是震惊的,死而复生的震惊,旋即被狂喜覆盖。

  她没死!

  蓝芜抿着嫣红的唇,精致绝伦的脸上覆着不该属于她的寒霜,紧皱的罥烟眉间,染上了轻愁。

  梅卿尘小心翼翼的把蓝芜放在地上,转头朝四周看去,发现十大学院的人都在看他。

  角落里的焚缺看见梅卿尘二人后,压低了斗篷。

  “出不去了。”梅卿尘淡淡的道。

  蓝芜微笑,“那就先在这里待着,不急。”

  梅卿尘点了点头。

  “浮生境主!那是浮生境主梅卿尘!”有人高声喊着。

  众人一愣,怔愣过后都把目光放在了夜轻歌的身上。

  当初梅卿尘和夜轻歌的盛世婚礼,家喻户晓,后来夜轻歌更是因此沦落为天下人的笑柄。

  十大学院的人,心思各异,目光流连于梅卿尘、蓝芜、夜轻歌三人身上。

  轻歌如芒在背,皮肤好似被他人火热的眼神灼伤了。

  “夜姑娘,是你。”

  蓝芜看见轻歌,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她拉着梅卿尘的手走过来,手腕上的琉璃环美丽奢侈,梅卿尘四肢紧绷身体僵硬的跟着。

  轻歌看着蓝芜,眸色寡淡。

  无疑,蓝芜是娇艳欲滴的,又清纯白雪,美而不腻,柔而不厌。

  当初,梅卿尘就是为了这么一个蓝姑娘,弃她而去。

  轻歌恨不起来,时隔这么久,面对至死不渝的小夫妻,她的心里只是在想,她的小狐狸去哪儿了,妖域吗?

  是的,夜轻歌的眼里不再有梅卿尘,从他决然而去的那一刻起——

  轻歌笑着对蓝芜点了点头,没有刻意的冷漠,眉眼里却全都是疏离。

  梅卿尘与蓝芜十指相扣,众人看着美且纯楚楚动人的蓝芜,心里顿悟。

  怪不得当初梅卿尘会舍弃夜轻歌,原来金屋藏娇,有这么一个小美人。

  温香软玉在怀,谁不心动?

  气氛颇为尴尬。

  梅卿尘看着轻歌,想问她怎样从死亡沼泽里脱险。

  千言万语,终究成了无懈可击的冷漠。

  他攥紧了蓝芜的手,感受到了宽厚手掌里的温暖,梅卿尘的心逐渐清明。

  他是蓝芜的。

  他有他的蓝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