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696章极北女王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7-21 11:28:51|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第717章孬种

  “刘虎上将!”

  túshā军之中,有人惊声大喊。

  女子如洪水猛兽,逼近五位二剑灵师之一的刘虎。

  她扣住刘虎的脖颈,轻轻松松的将魁梧雄壮的男人高高举起。

  李沧浪等其他四位灵师将她围剿,无数刀qiāng剑戟犀利无情的指着她。

  她站在厮杀的中央,额前碎发掩映之下的黛眉微微抖动了起来,她回头朝轻歌看去,突地一口咬在刘虎的脖颈上,吮吸鲜血,那样生龙活虎的男人,成为了一具干尸,枯老的皮覆盖在棱角分明的骨头上。

  轻歌在túshā军之外,瞳孔紧缩的看着这一幕。

  当她看见曾亲昵的喊她为小主人的刘虎上将彻底没了生气时,左心房的雪灵珠好似都忍受不了那悲戚伤感,颤动了起来。

  四肢发凉,轻歌将眼睛睁大到极致。

  她身体休克,能站着已经是勉强。

  她风云天下,屡屡创造奇迹,做出了许多不可能的事,先天七重的她就战胜了先天十重以上的北月皇,世家小姐的她,废除先皇扶植新王。

  族比一战,她风华尽显,夜菁菁、潇湘馆之事让她一怒毁夜雪容貌废其丹田,四朝大战她筋脉断裂二十四条险胜,凤凰山上,她千辛万苦得到了月蚀鼎的传承。

  是的,她是天生的王者,可如今,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衷心的将士因她而死。

  当刘虎死的那一刻,túshā军和李沧浪等余下的四位上将怒不可遏疯狂了起来。

  他们朝女子蜂拥而去,不要命的砍杀,这场声势浩大的战役之中,牺牲了许多有血有肉的人。

  就连夜青天这个垂暮老人,也是怒了。

  轻歌想要过去,冥幽紧紧攥住了她的手腕,“再这样下去,就算我们赢了,你的身体也熬不住的。”

  “难道要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人一个个死去?”

  轻歌蓦地回头,双目赤红的朝冥幽看去,“冥幽,你身上有国仇家恨,就算你有善心,那你也应该知道看见一个个亲人死在自己面前是什么样的感觉,别说身体熬不住,就算是死,又如何?我夜轻歌不是什么孬种。”

  轻歌无情残酷,一把甩掉的冥幽的手朝túshā军走去,冥幽复杂沉默的看着轻歌背影,若有所思,黑眸闪烁着血光。

  夜轻歌的心思缜密,玲珑心窍他是清楚的。

  可这般聪慧的她怎么会不知道现在她加入战斗并不会改变战况,反而多了一个牺牲者,冥幽以为,以轻歌的智商,会保全自己,不至于含恨而终。

  到底,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也。

  可,他错了,大错特错,错的离谱。

  他不懂,夜轻歌明知是死路一条,为何还要同仇敌忾的冲过去。

  花影站在冥幽身侧,道:“迦蓝二老且不论,夜青天和那三万túshā军却都是拿命对待轻歌,他们甘愿用三万条英魂去换夜轻歌一条活路,但若轻歌就这么洒脱走了,他们心里多少都会有些不舒服,说到底,还是人性使然罢了,轻歌看似愚蠢,实则这才是她的一大优点。”

  “她聪明,知道要如何才能死里逃生,但她不会为了一个人的生路而就这么决然的走了,她的有血有肉,我们不懂。”

  冥幽浅浅淡淡的笑了,“所以,她才会被冥千绝选中。”

  “冥千绝伤势好了吗?”花影问。

  “丹田被废,修炼怕是没什么希望,不过我在动用佣兵协会的力量,为他找到修补丹田的法子。”冥幽道。

  花影略微思索,不再言语。

  那侧,所有人都红了眼,想要杀了女子和血族人,可是,血族的强大难以想象。

  当他们看见脸色惨白凶神恶煞的轻歌加入战斗时,夜青天等人却是慌了。

  夜青天与四位二剑灵师将轻歌给团团护住。

  “小主人,我们掩护你,你逃。”李沧浪道。

  白鸿海也点头,“那个女人是针对你而来的,只要我们túshā军还有一个人活着,就不会任由她欺到小主人你的头上来。”

  轻歌站在中央,微微低头,太阳穴疯狂的鼓荡着。

  白鸿海、李沧浪这些人,对她而言,没有存在很多的回忆,但每一个画面都是刻骨铭心的。

  忽然,女子要朝白鸿海掠去,想要袭击白鸿海,白鸿海就要战上。

  此时,轻歌一跃而起,将女子扑倒,隔着一层黑布,她一口咬住女子的脸,尖锐的牙齿滑坡了布料,女子野兽般滚烫的血在轻歌唇齿间溢。

  女子倒在地上,罩着脸的黑布之上的一双黑眸蓦然瞪大,脸上血肉分离的疼痛让她咆哮哀嚎着,几万人,全都震惊的看着这血腥的一幕。

  女子清醒过来,手绕至轻歌的脑后,一把抓住轻歌头发,将轻歌丢了出去,砸碎了层层叠叠的山石。

  女子幽然起身,脸上的黑布被鲜血染红,血肉模糊的一道伤口,让其他血族人都震惊了起来。

  女子眼神里蕴藏着浓浓的恨意,她步履稳重的朝前逼近,一个呼吸间就已经到了碎石之中的轻歌面前。

  轻歌满脸、浑身都是碎石尖锐一面划破的伤口,她脸色惨白的在滚滚黄烟之中若隐若现,女子一脚踩在轻歌胸膛上。

  与此同时,滔天大怒的夜青天率领túshā军们冲过来,狼狈死水女子的一双绿眸,狠毒的箍着血族女子。

  女子把轻歌提起,似是没看见身后的声势浩荡,她凑近轻歌耳边,舔了舔脖颈上牙印里涌出的深褐色血液,女子如斯道:“夜轻歌,你真是让人心动,怪不得卿尘会看上你,你的血,真是独一无二,会让人上瘾呢。”

  轻歌皱眉,突地,却见轻歌五指成爪,想要伸进女子的心脏贯穿她的身体。

  然而,女子身体坚硬牢固如磐石不可动。

  不仅如此,轻歌的五根手指,仿佛被人用石头狠狠砸击了一下。

  指甲翻折,鲜血涌动。

  女子轻蔑一笑,再次把轻歌朝碎石里砸去,这一次,脸朝下。

  轻歌眼疾手快,用双手捂住了脸。

  脸虽未受伤,双手手背上却都是碎石渣儿,疼得她不断发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然,túshā军冲来了,那喊杀声,似要震破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