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审判团

作品:诅咒之龙|作者:路过的穿越者|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8-30 19:43:57|下载:诅咒之龙TXT下载
  残念的盯着命运魔女,芙丽妲最终惆怅的叹了口气,即使看出来了这是命运魔女的设计,但是她又能如何呢?除了乖乖的在心里抓狂之外,总不能直接抓住这女人的脖子逼问什么吧?筹码?她手里有一些东西的确是能当做筹码使用,可那些东西在丹玛丽娜面前未必就有用处。

  命运魔女掌握的资源或许不是最多的,可是她知道的绝对是最多的!

  “算了,那些都是次要的,等解圣女的事情再说……你那边的事情吧。”芙丽妲抱着双臂,不管丹玛丽娜怎么用一些隐秘的消息勾引自己,只要她不明说,自己就别想要弄清楚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还不如干脆点的被动承担一下,让她在之后有需要了主动找自己,虽然那挺丢人的。

  “你就打算用举报的方式?”

  芙丽妲瞥了琴一眼,立即摇了摇头:“当然不是,直接那种方式太愚蠢了。”

  圣堂教会又不是傻子,接到了举报信对圣女迪雅又额外的关注是一回事,但直接做什么就是另一回事了,甚至……他们多半会选择暂时观望,当做不知道这件事的同时,好好的观察一下迪雅的状态如何。

  至少在短时间内不会放弃这个独特的高端战力,哪怕她已经是特殊的圣女了,有着核心能力,死掉之后会和魔女一样……送出举报信的人反倒是会被严查一下,可以的话将其彻底的闭嘴!

  关键时候浪费高端战力,这可不是圣堂教会的风格,圣堂教会虽然是伟光正的势力,人家真的要干什么大事却不会真正的拘泥于某些手段,即使迪雅不能留,但她并非是‘魔女’,总要多经历几次必要的战斗后,再选择战死吧?

  所以一封举报信的分量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辅助别的手段,让圣堂教会瞒不住这个消息!

  “可以确认,圣堂教会的目的……并非是我们以前想象的那么简单。”芙丽妲表情显得有些阴郁:“还好,圣女这次的事情让我们确认了这一点。”

  圣女的力量以前她们的理解就是教会专门研究出来弄出来对抗她们的,可现在迪雅的情况已经推翻了一些结论了,那种力量的确是能够对付魔女的,可是不是圣堂教会研究出来了的那就要打个问号了。

  “可以认为教会背后站着一个更高位的存在嘛。”丹玛丽娜仿佛不经意的说道,剩下的两名魔女一脸严肃的看着她,别以为命运魔女不经意说什么就真的是不经意了,去掉那三个字,换成正当八经更合适一些。

  “更高位的存在……这也有可能。”芙丽妲微微的点了点头:“我们会受到白月之光的影响,圣女也会受到……那种存在应该向哪个方向猜测?”

  “向哪个防线猜测暂时情报不足,猜测也只是瞎猜,不如换个角度来想一想,既然我们都会受到影响,是不是说我们之间的起源是一样的呢?”

  “圣堂教会更清楚这件事。”琴淡淡的说道,丹玛丽娜这话根本不需要深思,她已经将主题给点名了,既然圣女有了核心能力之后大有问题,遇到了白月之光后表现的和魔女差不多,说起源一样也没问题,最多就是某些地方有些差异而已。

  至于说人造魔女没有核心能力也会被白月之光克制什么的,这就是纯粹的抬杠了,人造魔女的确会被白月之光克制,但那种克制却不是完全的,就像是之前圣女迪雅没有出现核心能力的那样,能够受到影响,但影响不是完整的,所以她才能够在好几次的战斗中都没有显现出来异常。

  “哼,保密保的真好……先把现有能够做好的事情给做了吧。”芙丽妲也很想要知道圣堂教会隐藏了什么,只是他们隐藏的东西太多了,而且保密的程度的极高,不是随便找一些高层就能知道的,相反现在这么做了反而容易将她们暴露出来。

  到时候圣堂教会有了防备,她们就会彻底的失去隐藏在暗处的优势。

  “圣女的事情容易安排,关键是新派魔女的事情如何解决?黑暗教会已经掌握了不少新派魔女了。”

  “洗脑控制永远都是破绽。”琴自信的说道,即使那些新派魔女因为魔女化之后灵魂和体质出现了极大的改变,但也改变不了新闻洗脑的原因导致精神不圆满的破绽,只要不圆满,琴面对这些敌对的新派魔女就相当于是开了特攻一样,打她们简直不要太轻松,即使面对数倍的数量也不至于落败。

  这就是一个克制性的问题了,换成别的魔女遇到了如此的情况就是另一种结果了,遇到了她?活该她们倒霉。

  “黑暗教会的行动维持不了太久了,那边的事情可以暂时的忽略掉,有人会帮我们解决一部分的问题。”

  “哦~黑暗魔女吗?哈,这个时候她也快要气死了吧。”芙丽妲轻轻的一扬眉头,露出了一个恶意满满的笑容,黑暗教会的那些新派魔女的力量都是起源于黑暗魔女的,黑暗教会做大了,有着一群听话的新派魔女,黑暗魔女就没有原来的合作价值了,知识?别的魔女又不是没有。

  黑暗魔女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所以黑暗魔女能够忍到现在也是相当让人惊讶的一件事了,越是反常的事情越是值得让人深思,黑暗魔女忍了这么久,那么等她不忍的时候,多半会给人带来一个大大的惊喜了。

  “那么……别的事情就先放一放,先把圣女迪雅的事情给解决了。”

  于是……

  “嘶——要出大事了!!”奥罗看着面前的一封信,手里的烟斗都认不出一抽,看的阿奇尔有些奇怪的瞥了这一眼一整天里,又二十个小时都保持淡定的小胡子,想要拿过那封信看看。

  奥罗将那封信给压在了自己的手底下。

  “怎么回事?”阿奇尔微微皱着眉头问道,这举动太反常了。

  “就是刚才说的那样,要出大事了!”

  “说清楚点。”

  “呃……我觉得我们有被灭口的可能性。”

  “……那我不看了。”

  “别啊,我就是想要装一下神秘,来来来一起看吧。”

  奥罗拉着阿奇尔将信封塞到了对方的手里,阿奇尔看完了信里的内容后,表情更加的严肃,刚才还以为是小胡子开玩笑呢,而信封里的内容若是属实的话,他们……还真有可能被灭口啊!“这东西哪来的?”

  “我出门买烟的时候一小朋友塞给我的。”

  阿奇尔瞥了奥罗一眼:“出门买烟?”

  “呋~你知道的,烟草店换了一名新的漂亮老板娘……”

  阿奇尔脸上一黑:“我不知道!”

  “你现在知道了。”

  “具体的说说这件事怎么办吧。”奥罗摇了摇头,忍不住又狠狠的对着烟斗嘬了一口,他和阿奇尔毫无疑问是聪明人,有主见的聪明人,这就意味着他们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考虑的事情会更多,像是这个信封里的内容就是他们必须要考虑的了。

  里面的内容简直夭寿啊,给谁不好偏偏给他们,如果拿到了这玩意在万全的准备下一个字都不看就将其上报给了总部,那么他们这边倒不会有多大的事情发生,关键是这玩意他们知道了……

  给不给阿奇尔看都都不影响结果的那种,谁他么顶得住这种内容啊!

  圣女即魔女?哦见鬼的,看着这封信里那不加掩饰的内容,就可以嗅到满满的阴谋气息,空穴来风还好,可若是真的……啧,人家既然直接将主题点明出来了,意思已经极为明确了,送信的人不打算从圣堂教会这边得到什么,就是想要坑圣堂教会一把。

  “是魔女?”阿奇尔一脸慎重的问道。

  奥罗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现在不是在意是什么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一份‘举报信’的真实程度,我们可真是被殃及的池鱼啊。”

  信里的内容是假的还好,他们这边被上头叨叨一下,说什么在遇到此类事情自行处理后,就当做无事发生就行了,关键若是真的……他们就不小心接触到了一个特别的大秘密,充满阴谋的大秘密,这后果嘛,他自己都拿捏不住,好好的想一想都能够联想到各种不可告人,知道了必须死的特别内幕。

  当然他们也可以当做从未收到这种东西,依旧当做无事发生,只是东西都已经拿到手了,那么做无疑是自欺欺人,除非能够弄死这个幕后主使者,奥罗没把握,阿奇尔也没机会做到,或许联合一下圣女迪雅倒是能够解决掉什么,可那么做就等于是没有什么回头路了。

  所以总的来说……

  “如实汇报吧,真是的,我就不该做这个位置,保持着以前的状态多好,轻松自在!”奥罗一脸纠结:“虽然这事很糟糕,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也没有那么糟糕……”

  “你指的是阴谋的角度?”

  “恩,我们这边只是一个开端而已,消息是不可能封锁的住,就这样吧。”

  聪明人喜欢考虑的事情多,所以发愁了一圈之后还是绕回了原来的地点,这也算是聪明人的烦恼了,这事只要不是空穴来风,那么就别想要将整件事给掩盖下去,即使圣堂教会会那么做,幕后者也不会轻易的让圣堂教会达到目的。

  阿奇尔问道:“圣女在什么地方?”

  “呃,这事一坑一大片,她在那条龙那边。”

  “……”

  ……

  “唔,我喝多了吗?”轻轻的揉了揉自己的额头,迪雅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四周,陌生的房间……她坐了起来,倒是没有多少慌乱,她只是醉酒了,不是丧失了对外界的感知,到了她这种程度,哪怕是醉酒了,遇到了什么威胁也能够马上恢复过来。

  除非她自己不想要清醒,而她从昨天到今天早上睡的很安稳。

  “岂止是喝多了。”郑逸尘摇了摇头,揉了揉自己的脑阔,去特么的龙的体质,面对火力全开的圣女,他表示自己就差那么一点就被放倒了!

  在她不省人事的时候,郑逸尘还顺便的帮她检查了一下肚子……没别的意思,就是好奇,他很好奇这人是如何直接喝下去能装缸分量的酒水,他能扛得住是自己是龙,龙的体质摆在那里的,圣女的话算是人吧?既然是人总有一个极限的,可她的极限却差点爆掉郑逸尘。

  “那个,你……有烦心事的话,也不用选极端的方式吧。”

  “……”轻轻揉着自己额头的迪雅呆愣了一下,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昨天说了不少废话啊。”

  她神色复杂的看了郑逸尘一眼,稍稍回忆了一下,她就记起来了昨天发生的一些事情,喝多了,被郑逸尘带了回来,抓着这条龙说了一大堆曾经都不敢想不敢说的‘废话’,这里是什么地方?郑逸尘在卡加的家啊。

  虽然作为一名圣女在异性家过夜影响很大,不过郑逸尘是龙……好吧,现在他是人形的,可两人还真就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主要的过程就是一个人说一条龙听,好好的想一想,醉酒的时候会说那么多的废话,还是面对郑逸尘说,多半是因为郑逸尘身份特别啊。

  不是他那属于龙族的身份,是郑逸尘和魔女有关系的身份。

  迪雅在发现自身出现异常后,心态就处于一个不稳的程度,她想要找人讲述一下自己的异常,可那种异常又让她没有合适的倾诉者,最后的时候下了决心,她就想到了最合适的人了,本来就和魔女有关系的郑逸尘。

  他对魔女没有什么偏见,迪雅自己会受到白月之光的伤害,她不知道详细的原因,可在本质上她觉得自己和魔女没有区别了,找倾诉者有谁比郑逸尘更加的合适?

  “不是废话,你也是受害者。”

  “……这么说你也是加害者了。”迪雅轻轻的捋了捋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我可是用了觉醒魔药后成这样的。”

  她不知道自己的具体状态究竟算是什么,但能确定自己之所以会出现如此的变化,起源就是使用了觉醒魔药之后!

  “怎么能这么说啊,觉醒魔药谁都能用,那种东西只是开启人体潜力的一把钥匙,又没有针对谁,如果自身没有某种特质,那么使用觉醒魔药就和喝水一样,连一瓶魔力强化魔药都不如。”

  “你的意思是……教会隐瞒了什么?”

  “我不知道,除非我能做一些实验。”郑逸尘认真的说道。

  迪雅轻轻的摇了摇头:“有我一个就够了,这件事就当做没有发生过吧,保守这个秘密好吗?”

  “我不觉得教会会在这方面轻易的忽略过我。”郑逸尘摇头,表现出来了相当的理性,这事不是私下的约定,保密一下就能够忽略过去的事情,迪雅说了那么多,郑逸尘也不可能处处配合着她,他也要从自己这边角度思考。

  “即使我愿意保守秘密,你觉得教会会忽略掉这件事?你只是一个开始。”

  “……我早该想到的。”迪雅惆怅的叹了口气,在黑暗教会批量觉醒魔女的时候她就应该认清一些事实了,结合着自己遇到的情况,她自身的变化何尝不是另一种觉醒呢?

  圣女比魔女差的地方就是缺乏了核心的能力,她现在有能力了,圣女的力量也因为在之前得到了‘解禁’,她自己……也是‘魔女’吧,其她的圣女都有成为她的可能性,从这点来说,教会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忽略掉郑逸尘,忽略掉觉醒魔药。

  “再见啦。”将自己的仪表收拾好了之后,迪雅语气带着几分决绝的说道,她突然感觉自己很自私,发现了自己身上的异常后,却因为恐慌,想着以壮烈的形式终结有关于自己的事情。

  再看看郑逸尘,明明从自己这边知道了自己牵扯到了大事里面,却表现的相当的淡定,似乎并不畏惧之后要面对的事情,而她呢?选择了逃避。

  “最后问一下,你……不在意这件事吗?”

  “在意什么?我弄出来了觉醒魔药又没有真正的针对谁,无论是人造魔女还是圣女都是意外,如果你们并没有什么隐藏的问题,会有这种事情吗?”郑逸尘轻啧了一声:“像是武器一样,因为厉害的武器而产生的杀戮又有多少?那是不是所有制作武器的人都是罪孽深重的?”

  “……所以啊,好好考虑一下吧,不要用最冲动的方式解决问题。”

  “恩……我会的。”

  迪雅点了点头,不再犹豫的离开了郑逸尘的住处,考虑,考虑了之后又该如何去做?她的认知让她不想沦为魔女的集体,即使多考虑……也不是什么好的选择吧。

  刚出门的迪雅微微的扬了扬眉头,她紧皱着眉头看着小队,出现在她面前的小队是教会的人最不想要见到的一个特定团队,审判团!

  审判团几乎不出现在外人的眼里,他们只会出现在教会的内部人员面前,有的人一辈子都不会遇到这些人,而一旦遇到了,基本上就等于是得到了一个‘你的事发了’的通知。

  作为圣女,本不应该和审判团接触的,可现在审判团人都堵门了,这……

  她的心情沉重起来,如果是以前,她能理直气壮的面对审判团的任何人,这一次,她却是经不起调查了,圣女使用了觉醒魔药产生的变化,外加郑逸尘之前的一番话她也是认同的。

  觉醒魔药没有针对谁,那东西就是一把开启个体潜能的钥匙,你身体里有某种力量,但正常情况下无法激发,用了觉醒魔药后,相当于配了一把万能钥匙,将那一扇无法打开的门给打开,释放出来了原本就是属于自己的力量。

  这能说是针对谁吗?如果个体的身体干干净净的,什么特别的血脉都没有,那么用觉醒魔药的确是没用的,问题是人类繁衍这么多代了,血脉的传递交汇,谁能保证自己身体没有混入其他的血脉?哪怕是微薄的一丝丝?

  她用了觉醒魔药也有效果,甚至现在变成了这样,和魔女一样会被白月之光伤害到,意味着圣女本身也有着类似于魔女的特质,只是之前被某种因素封锁了,之后因为觉醒魔药给解禁……她不是被什么力量给污染了,也不是自己的心灵堕落让力量发生了变质。

  力量会有新的变化,会被白月之光伤害到,都是因为自身有着某种未被激发的特质,这种特质无疑是来自于圣女的力量,不然的话出现的能力不会和圣女的力量那么的兼容,甚至这种能力都是她用圣女的力量释放了火焰,接触到了圣女力量释放出来的火焰后产生的火焰能力。

  凭什么审判团的人会找上她!

  换成别的教会部队就算了,被审判团找上来了,那就等于说是有些事情已经是定性的了,审判团冲脸就是在说不接受任何的辩解和反驳,任何多余的行为都等于说是叛变,相当的苛刻!

  当然审判团会有这么大权力的同时,他们也要承担相应的代价,事情如果是没有任何错误的,他们无论怎么做都不违规,若是调查的证据不充分就将某件事定论了,那么参与到了整件事里的审判团成员反倒是会受到更为严酷的制裁。

  所以审判团在面对‘罪人’的时候,调查的严格程度极高,基本上不出面,一出面了那么事情十有八九就是确凿的,这一次审判团直接出现在她这里,只有身体变化这一点了,其他的?喝酒?违背规则的在异性家过夜?她的纯洁依旧存在,这只是违规,轮不到审判团来找她。

  如果这样都被审判团找上门了,那么教会的其他人大部分都要人人自危。

  “迪雅,你擅自隐瞒了自身的异常变化,引起了本来可以避免的危害。”小队的队长面无表情的盯着迪雅,连圣女的前缀都没有了,迪雅虽然没有做出来什么坏事,但是她隐瞒了自身的一些变化,就是最大的错误,并且那种错误足够出动审判团了,这件事处理不好了,会带来很大的后续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