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爱奇书吧 > 都市现言 > 情不知所深 > 第三十七章:于梦不见了

情不知所深 第三十七章:于梦不见了

作者:文小文呀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20-05-13 13:01:35 来源:笔趣阁biz

于梦来到慕寒身边,站在他的身旁,手里紧紧抱着那个礼物看着人群中的沈行司和慕蔓蔓。

“生气吗?”慕寒侧过头说道。

“生什么气?”

“看着他们两人站在一起,你难道不生气?”

“不生气”

“可是我很生气,你和沈行司站在一起我非常生气!”

“哦”

于梦低着头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慕寒侧过头“你……”一把将她拉的坐在了自己身上,“你就只有这一个字要说吗?”

于梦坐在他的腿上,慕寒虽是生气,眼神却甚是温柔的看着她。他的举动,惹得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们身上。

“都看着呢?”

“看着这么了?你是我的女人,坐我身上有什么不妥吗?我就是要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

白晴站在慕青槐身边,鄙夷的看着他们道:“他们还真是抢尽了风头!”

沈行司也不例外的正看向他们,见于梦面色难堪,想要向前去将她拉开,却被慕蔓蔓扯住了胳膊。慕蔓蔓紧紧的扯着他,皱着眉头对着他摇了摇头。

“如果你现在过去,那可是将于梦姐推向风口浪尖。所有人都将知道岛主人、沈副总竟为了一个女人争风吃醋,那别人将如何看待于梦姐,又如何看待你们?”

听了慕蔓蔓这番话,沈行司这才稍微冷静下来站在原地。他知道慕蔓蔓说的都有理,现在所有人都对矿岛虎视眈眈,若现在有人传出慕沈两家有矛盾点,定会被有心人利用。

南浔端着酒杯痞笑的说道:“还以为是多冰清玉洁的姑娘,见了本少爷也不见搭讪。原来她就是慕寒的女人,确实一模一样,有点意思”,他通过于梦手中抱着的那个礼物很快的认出了她。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你可以放手了吧”,于梦对着慕寒有些无奈的说道。

慕寒的眼神穿过人群看了一眼沈行司,见他也正看着自己,最后满意的笑了笑,松开了于梦。

所有人仍然盯着他们看着,她现在真的很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就好。站起身后连忙跑到慕蔓蔓跟前,一路上她都低着头,生怕被人看清了她,其实别人早就看清楚她了。

“这是送给你的礼物,祝你生日快乐!”

“谢谢”

于梦凑到慕蔓蔓的耳边轻声说道:“今天对不起”

“我没有怪你,这事儿也本就怪不了你”

“嗯”,于梦淡淡的笑了笑,看了一眼站在慕蔓蔓身边的沈行司后又看向慕蔓蔓道:“我先上去了,这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怪尴尬的,刚刚下来也是为亲口跟你说声生日快乐~”

“嗯,谢谢于梦姐”

接着于梦便直径走向电梯前,当走进电梯,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于梦才终于感觉到轻松,对着电梯门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楼下依旧热闹非凡,于梦一个人呆着楼上,随意翻看着媛媛送来的新书刊。看着看着便觉着有些困了,正准备睡觉时床旁的电话却响了。

“这么晚会是谁打来的电话”,于梦接过电话,没有做声,只听见那边传来一个中老年男人的声音,“是于小姐吗?”

“嗯,我是”

“我是安宁诊所的医生,上次你托我找的断腿的那位亲戚,他现在正在我这里。你看现在要不要过来,我怕晚一些他就走了”

“您一定要帮我留住他,我现在就赶过来”

“嗯,我给他正挂着几瓶消炎水,你现在出发应该赶得上”

“好,谢谢你!”

于梦挂了电话,有些激动,她终于找到严海安了。只是现在已经快晚上九点了,楼下又这么多人,此次出去她并不想让慕寒知道,以免惊动太多人,惹的白晴察觉了就不好了。她必须亲自去审问严海安到底是给江小羽注射的什么药,她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悄悄的走下楼,头上戴着一个大大的渔夫帽,从侧面看去根本看不到她的脸,完全被帽檐遮住了。

终于在所有人都没察觉的情况下走出了庄园,可是她并不会开车。只好继续沿着公路走,想着看能不能打到车。

突然一辆蓝色轿车停在了她的身旁,“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走在路上太不安全了吧”

于梦并没有理会他,她虽急着坐车,但也不会坐这种一身酒气司机的车。

“你能够在这里走动,想必刚刚参加过慕家大小姐的生日宴会了吧?这里是打不到车的,慕家少爷喜静,这整片郊区都被慕家买了,你不知道吗?”车子仍然缓缓的跟在她的身边。

于梦朝周围看了看,难怪平时从未见过其他人的车辆经过过。见车上之人了解这么多,便知应该也是刚刚来参加宴会之人。只是他一直跟着她,弄的于梦有些不耐烦,转过身子看向他道:“能不能不跟着我了,就算没有车,我也不会坐你这酒驾人的车”

“原来是你!”南浔有些诧异,竟在这里又再一次看见了她。

“你认识我?”于梦说完笑了一下,也是,刚刚宴会上慕寒那样抱着她,参加宴会的人谁会不认识她!

“上车吧,想去哪儿,我带你去。放心,我不会卖了你的。我堂堂南家大少爷,从不欺负弱女子”

“南家?”

南浔见她一脸懵的样子,有些不可思议问道:“你不会南家都不知道吧?”

“不知道”,她怎么会知道,她只知道沈家和慕家,只知道矿岛和庄园。

“还真是慕寒养的金丝雀”,南浔测过身子打开了车门,“这么晚出来,肯定是有急事吧,那还这么扭扭捏捏,再不上来,我可走咯”

于梦想了想,看来是打不到车了,不让先坐他的车去了番宁市再说。他说他是南家的,若是坏人又岂会一张嘴就自报家门的。迟疑了几十秒,最终还是上了车。

“早点上来不就完事了吗?说吧,是要去哪儿?”

“番宁市”

“这么晚了去干嘛啊?”

“我只是坐一下你的车,没必要和你说那么多吧,等会我会给车费你”

“车费?”南浔无奈的摇了摇头,还真当我是车夫了,看来是真不认识我!

于梦看着车窗外,心事重重。南浔通过车内的后视镜时不时看向于梦,还真是个冷清的女人。

这是她第一次瞒着慕寒出门,身边也没有慕寒的守卫,没有慕寒安排的阿暝,好像是自由了,但内心却一直惴惴不安。她不知道宴会什么时候结束,不知道慕寒是不是已经发现她不在庄园了。如果发现了,他会怎样?只是她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好不容易可以等到严海安的消息,说什么也不能再错过了!

庄园内,宴会已经结束。白晴和慕青槐站在门口,送着宾客。

慕寒给于梦留了一大块生日蛋糕,知道她爱吃这个蛋糕,在宴会结束后,便端着蛋糕上了电梯。

推开房内,屋内漆黑一片。慕寒按下灯的开关说道:“吃了蛋糕再睡吧”

只是灯光照亮屋子的那一刻,并未看见于梦的身影,浴室厕所也没有动静。

慕寒一下慌了神,朝着门外大喊道:“来人、来人”

“主人”,阿正走了进来道。

“有没有看见于梦?阿暝呢?我不是叫她时时刻刻看着于梦吗?她人呢?”

“主人”,阿暝跑到房内,“我进房间便已经没看见她了,但是慕小姐宴会还在继续,怕扰乱宴会次序,想着我自己一人先找着,许是在庄园内”

“什么时候发现她不在的?”

“不久前”

“不久前?不久前的事,你到现在才告诉我?我看你是越来越不知道规矩了!是不是想去奴隶区学学规矩了?”

阿暝低着头没再说话,她一向心高气傲,觉着自己为矿岛付出了那么多,竟没想到他却为了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女人要如此责罚她。

“于小姐如果是出了庄园,她坐不到车一定还没走远。这里是慕家的地盘,不可能有私家车在这里出没。只是今日宾客众多,但大家都应该认识于小姐,不敢造次的。阿暝这次是想的不够全面,还请主人饶了她这一次,让她戴罪立功”,阿正知晓慕寒的脾气,连忙替阿暝求情道。

慕寒愤怒的扫视了他们一眼,走出了房门。他现在没有心思去论谁对谁错,也不想再浪费时间去惩戒谁,他现在只想快点找到于梦。

走出庄园,便急忙的开车走了。

“我知道你的私心,你没有及时告知主人,就是为了拖延时间,让她走远是不是?我上次就警告过你,没想到你还是自作聪明”,阿正说完便也下了楼,开着车追上了慕寒。

沈行司见有些慕寒和阿正一前一后匆忙的出了庄园,便察觉有些不对劲。连忙跑上了三楼,见于梦房间内只有阿暝一人站在那里,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她走了,主人现在去找她了”,阿暝回答完,便也走出了房间。

“于梦姐走了?”慕蔓蔓站在门口听见了他们的对话,有些诧异的问道。

“我去找她!”

“我陪你去”,慕蔓蔓拉着沈行司的衣角说道。

沈行司看了一眼她,也没管她的手还扯着他的衣角,说了句“不用了”便跑下了楼。

慕蔓蔓的手停留在半空中,不论她多么努力靠近他,却好像怎么也参与不到他的生活。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